因為過年得要回婆家和婆婆一起過
所以農曆年前最後一個周末
回老家探望外婆



外婆家的櫻花已經盛開
鮮豔的桃紅色把整條小巷子都照亮了





下過雨的午後
櫻花落了滿地與牆邊





外婆家是三十幾年的老房子
外婆的房間天花板高高的
就這麼孤單吊了一盞燈
走進屋裡
什麼都老老的
磁磚是老的
燈是老的
電扇是老的
櫥櫃是老的

躺在床上午寐的外婆  也好老好老了






外婆的梳妝台
已經沒有再用了
外婆說
他已經老得沒力氣打扮了

桌上擺放著泛黃的照片
那是外婆和小時候住一起的表妹出遊的合照





五六年前
表妹在加拿大結婚
外婆和表妹笑得好燦爛
現在的外婆
卻連哈哈笑的力氣都沒有



外婆躺在床上
見到我
第一句話就是:
妹仔阿...哇就想哩A捏....攏想起哩細漢A時一隻白拋拋擱肉肉肉.......實在午夠古錐A......

跟著我進門的阿杰笑歪了嘴
我背著外婆偷捏了阿杰一下大腿順便瞪他一眼

外婆身體不好不能久坐
所以我們就在床畔
陪著外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外婆記得我住淡水
告訴我淡水以前叫做滬尾
然後又說到台鐵淡水線停駛那年的車票他還留著
記憶退化的外婆就像跳針一樣
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
細細淺淺的聲音
飄到空氣裡
一下就散了.........


擺在外婆房裡角落的勝家牌縫紉機
時光彷彿停在線軸上
還記得小時候
總會纏著外婆
要他幫我裁製那櫃子裡一本本日本時裝雜誌的小洋裝
那些美麗的洋裝
讓我在國小時總出盡鋒頭像個小公主





就連高中家政課的作業
也因為升學壓力
偷偷拿給外婆幫我作弊
誰知  外婆手藝太好    做得太精美
反而被老師懷疑
只好拜託手藝跟我一樣差的娘親
再幫我重新作弊一個水準跟我相當的作業交差





看著外婆的房間
時光就像停在二十年前一樣什麼都沒變
只有躺在床上日漸消瘦虛弱的外婆
一點一點的變老了


這個線軸
不知外婆最後裁縫的
是我娘親的裙子   還是阿姨要修改的外套
淡淡的紫色
就像外婆淺淺的笑


遲暮的外婆
老舊的房間


離開時
我只希望    我的外婆   
在剩下的時光裡  想到的   都是快樂的往事    讓那些回憶能支撐他開心度過每一天  
一直到   上帝伸手接他前往永遠的天堂那一刻

創作者介紹

Jill's秀秀貓貓專門店

bobotako.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